培训平心
学校
平心
疫情1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优秀作文 > 小学作文 >
我的“女神”同学,你还好吗?
我该怎么向你们介绍她呢?她是我上大学期间唯一称为“女神”的美女,每一次讲起“女神”我的心情都要沉重一次。每多介绍一次,她可爱的笑容在我心中的影像更加清晰。慢慢包裹着我的心事,可她的样子还是那样清晰,美貌在我心中,挥之不去,剪之不断。她高高的略显蜿蜒的鼻梁,像高高的灯塔,亮亮的泛着暮色的光,短短的头发尚未到肩,如果她走到大街上,那么人群中的男士十个会有九个会回头,会被她高挑的身段和迷人的嘴唇所吸引。


她叫张琳苑,是我大学时候的“女神”,大学时候,“女神”这个词很流行,现在大学里还有“女神节”这个活动,“女神”本身就是喜欢的意思。张琳苑这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念“yuan”还是“wan”,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,别人习以为常叫“yuan”,可她却说那是一个多音字,让我以后那个“苑”字,念“wan”。
我很庆幸,我能上大学,因为对于我来说,大学是一个完全新的世界,同班的好多人,现在大部分都不记得了,原先在宿舍的七个舍友,我也经常不来往,久而久之,他们便把我排除在外,我已经习惯了不合群,这对我来说,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?
  我叫“女神”或是“苑苑”时,心里边每次都是暖暖的,因为这是我唯一区别她与其他人特别的称呼,她和我相识的很短暂,大概有一学期半年那么短吧。我还记得,第一次,我上大学专业课时,在课间休息的时侯,我和她坐在一块。她那双不听话的小手,便在我的鼻梁上勾了一下。我为了回敬这个“张大胆”,也毫不客气的在她的鼻梁上刮了一下。她没想到我居然对这种冒犯,会回敬回去。我勾完她的鼻子后,她便将脸转了过去,然后身子也侧了过去,离我有点远。我以为她生气了,便说:“不能让你刮我一下,而我不能回击一下,这样多不公平呀”。她也没说话,在沉默中等到了下课,然后约上她同宿舍的“娜娜”和“倩倩”,回宿舍去了,我想她在这件事情之后,一定会在背后打听过我,了解我的爱好与特长,“女神”挑起美男子来,够得上古代嬷嬷给皇上选妃的标准了,极其苛刻又严格。在人群中我可能不是最出众的一个,但她却在她的那些“姐妹”群里算是美貌最出众的。她嘴角上有一颗“美人”痣,锥子形的小圆脸,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眼睛像灿烂的星光。其他人很少注意到她的细小特征,而我却注意到了别人未曾注意过的地方,在她的颈后有一块像胭脂红的印子,那块印子非常像非洲的大蝴蝶,又像北方天空傍晚的火烧云。我想,在她的其他部位也一定会有相同的印记,不过不是那么明显。她可能是落去凡尘的仙女,在天上织云织累了,所以跑了下来,顺便带了两三朵云记回来。那一块绯红的印记,是她的凭证与信物,是我永记的特殊点。如果将来她在人群中失散了,那么多的人群,只有那个有一块“绯红”的是她,我会不假思索的从人群中认出她来,认出那个在人群中失散了的活波的“张大胆”,“张大胆”这个称呼是我私底下给她起的外号,所以很多朋友不知道,那是我为了嘲讽她才起的。
   有一次,我给她买了一件礼物,是一面方镜,用鲜艳的礼物包装袋装着,想送给她,可惜又被她拒绝接受了,因为我知道她爱美,爱漂亮,美貌是她的一切,所以我买了镜子。拒绝就拒绝了吧,可那面镜子直到毕业了,还静静的躺在衣柜里,像是无人认领的快递,显得冷清和孤单了。我的舍友“胖辉”就说我挑礼物有一套,送镜子,明显就是让她每天照镜子时,都能想起我。我并不是“胖辉”所说的那样,女人,爱美,需要照镜子,仅此而已。大学宿舍里男寝谈论女寝,女寝谈论男寝,自古以来,都是如此,我们会谈论哪个女生的身材好,皮肤白皙,特别是传说中的“性学博士”小伟,说的头头是理,一看就是“摧花圣手”,旁边的“小晶”倒是会点点头给“小伟”致意,以示赞同和附和。每次聊到深夜,然后“胖辉”就说:“聊个球呢,明天还要上课呢,都乖乖睡觉去”。在这样的一个领导下。睡是睡了,但都意犹未尽呢,只好等到第二天晚上的到来,接着昨晚的话题,反反复复,“熬”过了三年,直到毕业。


我能喜欢上“女神”也是我的荣幸,她不相信我见到她的第一面,心里便喜欢上她了,她做着童话故事里公主的梦,却不相信自己是那个幸运的公主。她的闺蜜也时常制造一些机会,让我和“女神”见到彼此,可每一次不是她退却,便是我退却,从未圆满过。有一次,我去逛街,看到她和一个“男子”在吃火锅,虽然我心里很气,但我想着我要能包容她,所以我自己绕过了那间火锅店,直到我回到宿舍,“胖辉”急匆匆的说:“你的苑苑在和别人吃饭呢!”。我虽然早已经知道这件事,但碍于“兄弟”之间的面子,便打过去了她的电话,问她在干嘛呢,她却说,她在外面逛街呢,我可以容忍我欺骗我自己,但却不能容忍别人对我的欺骗,所以,从那通电话以后,在校园见到她时,我就躲她远远的,再加上后来,我在学校图书馆里找了一份“图书馆管理员”的工作,一月有200元工资,便忙了起来。再后来,又找了一份学校“帮灶”的工作,因为要压面条,衣服上总是有面粉,和一股馊味,便没人和我坐在一起了,她当然也不例外了。
这还不是我和苑苑之间最大的矛盾,我们之间最大的矛盾是,她认为我以后会是一个不成材的人,我也认为我以后也会是一个不成材的人,在这点上,我们达到了空前的一致,所以我认为“愚人卑贱”,何敢误佳人,对她说了那句,“从今以后,我不会再和你说一句话,”她起初认为我这句话是玩笑话,可她万万没想到,我会做到三年之中,从未和她搭上一句话,唯一的一次,还是毕业那天,她远远的看见我说:“嗨,王雷”,然后用那大声的哈哈声遮掩了过去,这样,学生时代,便就此终结了。她毕业后,去了杭州“天天快递”的总部,我对此很担心,担心她在外地吃不好,睡不好,有时,担心到深夜。可我却不能打扰到她,不能给她打电话,所以想她时,便从她朋友圈里,以陌生访客的身份,偷偷下载几张照片下来,看到她照片上确实瘦了,颧骨明显瘦了一大圈,心里咯噔了一下,想去杭州去看她,那时,我想,我又以什么身份去呢?她要有了喜欢的人怎么办呢?本来很躁动的心,瞬间被一些念头给打消了。有时我会回过头来问我自己,我并非爱她,而是想呵护她,照顾她,她去杭州上班的照片,每一张,我现在都保存着,时不时,去看“她”,看那段青春岁月,一段单相思,牵扯了我好几年。我生命中唯一叫“女神”便是她,慢慢的,后来和她失去了联系,也很少在人前很少提起她。因为我们都是成年人,成年人就有了成年人的法则,对她的思念化成了更加深刻的种子,在心底萌芽成长。
   有时候在想,万一二十年以后的一场同学聚会,会再遇到她吗?我想,我可能不会去参加那场同学聚会,因为我要遵守那个不会和她说一句话的承诺。最害怕的是再遇到她,内心的激动和热情一定会伤害到彼此,但是那场同学聚会,我会让别人给她捎去一句话,“‘苑苑’那边同学聚会的热闹,咱不去凑,好吗?”。我这个人不太合群,所以和那些曾经的同学,有的聊就聊过去吧,聊过去学生时代的囧事,学生时代很漫长,充满了很多欢乐。


在文末,我要说出我一直不敢说的话,“女神,我喜欢你”,算是亏欠许久的告白吧。